大背心

刀剑乱舞一期一振过激吹粟田口世宝短胁推婶/es红月p飒马亲妈p/码字练字,乱七八糟的咸鱼日常中(。

你与我和你与我的誓言「男审神者×物吉贞宗」

你与我和你与我的誓言「男审神者×物吉贞宗」

*答应给二狗太太  @二狗上仙 的粗茶淡饭,自娱自乐产    物
*男审神者x物吉贞宗
*多名审神者出现,皆有私设
*腐向,乙女向表现皆有
*久也是二狗太太的,物吉是官方的,语无伦次的ooc是我的

      

         “小久也——我说……喂!等一下——!!”

        “救不了你。”

        少年人决绝地说完最后一句话,便“啪”地一下合上了和室的推门,动作粗暴迅速,惊起了庭院中的几只飞鸟,却很好地将女人歇斯底里的叫喊声封印在和室内。

        庭院内很安静。尽管横冲直撞的枯枝和冰封水面的池塘总让人觉得少了生气,正月的积雪却恰到好处地成了适时的点缀。少年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举动是如释重负还是过分无奈,和室内的叫喊声已经停止,少年人又瞥了一眼和室的门,几乎想像地出声音的主人焦虑到在榻榻米上抱头翻滚的模样,却反复默念几遍不能心软,握了握想要再次推门而入的手,紧紧斗篷离开了这间和室的门前。

        本丸的构造千篇一律,政府统一提供的基地,就像到地产开发商提供的一座公寓楼中总是几种相同的户型。少年人在这座属于别的审神者的本丸的走廊上穿行,好像理所应当地感到轻车熟路,毫不费功夫地就拐到了本丸大门的庭院前。

        他的近侍就蹲在庭院的中央,和这座本丸的几位胁差堆着雪人。

        少年人停下了脚步,靠在走廊的柱子上。他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清楚看到他的近侍,物吉贞宗的正脸。物吉贞宗正低着头聚拢周围的积雪,全然没有感受到主公的目光。他的动作很轻柔,双手并在一起把蓬松的雪捧起堆在逐渐变高的基座上,一旁搓着雪球的鲶尾藤四郎却突然向他探过头笑起来,说雪不压结实的话堆不好雪人啦,便“嘿咻嘿咻”地嘟囔着拍起雪堆来。任务不由分说被抢的物吉贞宗突然无事可做,直起身搓了搓清闲下来的双手,他无意识地扫视着四周,便看到了走廊上倚着柱子的熟悉身影。

        三岛久也那张平日里好像总是写着“无所谓”的脸现在却带着笑。物吉贞宗怔了怔,随即也笑起来。他又矮下身轻轻拍了拍正在“认真作业”的鲶尾藤四郎的背,鲶尾藤四郎抬起头,他那缕总是很精神地翘起的头发随着主人的动作停止而停止了晃动。鲶尾藤四郎向着物吉贞宗眨了眨眼睛。

        “唔?物吉君?”

        物吉贞宗指了指三岛久也站立的方向。

        “鲶尾先生,我得先告辞了。”

        鲶尾藤四郎站起身来,拍了拍裤子上的雪,不远处的骨喰藤四郎和浦岛虎彻也停下手中的动作,聚过来道别。

        道别结束,物吉贞宗才向三岛久也挥了挥手,他动作幅度很大,不自觉地就踮起脚尖,整个身体也略微前倾。三岛久也看来,这样的物吉贞宗就像一只振翅欲飞的鸟,浅色的发在冬日的暖阳下也像鸟儿丰满的羽毛一样闪闪发亮,而他应该快步来到这只鸟的身边。其实鸟儿并不会飞走,三岛久也想,如果它要飞,那么也要是自己成为它的天空。

        其实三岛久也自己也认为这可能是一个自私又过分的想法,限定鸟儿可以飞翔的天空,只不过是变相地束缚它的双翅罢了,可是当他和物吉贞宗快步穿过被冷冽空气充盈的街道,回到本丸,面对面地缩进被炉,他的近侍依旧像他幼时那样剥开正月的柑橘,笑盈盈地送到他嘴边时,三岛久也想,这有什么自私过分的,小贞永远是我的小贞,他不会飞去我以外的天空。

        物吉贞宗当然不知道他的小主公在想什么,审神者是很忙碌的工作,谁也不能断言时间溯行军会休年假,审神者们就算是新年也只能轮流休假,根本没有完整的假期。尽管三岛久也已经长得高出自己几头,物吉贞宗也觉得他仍然是那个做了噩梦就会叫着“小贞”跑到胁差的房间,缩在自己怀里才能安心入睡的小孩。物吉贞宗只觉得,他的小主公应该好好享受难得的假期。

        三岛久也乖巧地低头叼住那瓣柑橘,一下一下地轻咬着送入口中。物吉贞宗低头继续剥着下一瓣,又挑起来话头:“斋藤小姐今天请我们过去,是为了‘婚礼’的事吗?”

        前辈要举办婚礼了,正趁着短暂的假期忙碌筹备。

        三岛久也舔了舔粘在嘴唇上的果汁,脑子里闪现过不久前女人近乎是哀求的叫喊,不自觉地挑了挑眉:“是啊。好像是老师告诉老师的妹妹一定要正式地给宾客送去请帖,老师的妹妹在为如何写‘正规的请帖’而头疼,所以求我帮她想。但是啊,我也没有参加过婚礼,也没有举办过婚礼,怎么可能知道那种玩意儿怎么写啊。就算她土下座拜托我这种事,我也只能回绝吧。”

        “唔……”物吉贞宗把第二瓣柑橘放进自己的嘴里,目光却很认真地落在三岛久也脸上,听他抱怨苦恼的前辈。

        “不过,老师的妹妹一直都很照顾我,我抛下她不管不顾有些不讲情面,所以我就和她说,让她去拜托她家的一期一振先生。毕竟是他们二人的婚礼,一起写请帖才正常吧?而且老师的妹妹很不擅长的书面工作,她家的一期一振先生反而很擅长。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可是老师的妹妹突然搓着被炉的被角扭捏起来,说什么‘我也要证明我有成长,这类事也可以不一直依靠一期才行啊’这样的话,自顾自地烦恼着,然后又自顾自地把烦恼推向我,嚷着‘小久也我现在只能拜托你一个人了’什么的,搞得我很火大。”

        “毕竟斋藤小姐也从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所以慌张了起来吧。”物吉贞宗又向三岛久也递过去一瓣柑橘,安慰着他。

        “唔唔……”三岛久也把柑橘叼进嘴里,快速地咀嚼咽下,“只要老师的妹妹坚持自顾自地逞强,这根本就没有办法解决吧?所以我只好告诉她‘我救不了你’,然后逃掉……不明白她为什么一定在这件事上这么固执,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毫不害羞地拜托小贞的……嘛,反正她的苦恼马上就会被她‘那口子’发现吧,唯独学不会在一期一振先生面前掩饰这一点,老师的妹妹一辈子都不会有长进的。”

        “久也拜托我我就会很开心地尽己所能哟。不过斋藤小姐如果知道你说这样的话,一定会生气吧。”

        “大概是害羞,然后恼羞成怒到跳起来揉我的脸……不过我今年又长高了吧?老师的妹妹现在就算跳起来大概也够不到我的脸。……其实我也很惊讶,平常遇到这种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上手的事,那个人都会立马举白旗,这次她却很认真地表示绝不言弃,老实说我都要被她的这份热情吓到了。”三岛久也这么说着,很配合地锁起眉头,做出一个“惊恐”的表情来。他唯独在物吉贞宗面前如此大方地袒露自我。

        物吉贞宗被三岛久也的表情惹得笑起来:“毕竟这是意义重大的事,斋藤小姐当然要拿出干劲来啊,我希望她能幸运顺利哦。”

        “所以为什么她会觉得‘婚礼’这么重要,重要的应该是两个人在一起一类的吧。”三岛久也摇了摇头。

        物吉贞宗停下手中剥柑橘的动作,很认真地思索起来,良久才有些迟疑地开口:“因为婚礼也算是一种仪式吧……一生只有一次的仪式,发下约定终身的誓言,因为‘在一起’的心情和誓言很重要,所以仪式本身就显得很重要。”

        “因为誓言很重要……就算因为仪式而苦恼吗?”

        “哈哈……我觉得斋藤小姐就算苦恼也会觉得很幸福吧?举办婚礼本来就是被祝福的事情,婚礼的主人公也会因此觉得开心。”

        “嗯……如果举办婚礼的话,小贞也会觉得开心吗?”

        “诶?”

        “就是说——”三岛久也向前探身,抬手将物吉贞宗鬓前的发丝别到耳后,手却没有收回去,而是顺势就这么停留在他耳边,“我为小贞举办婚礼的话,小贞会觉得开心吗?”

        三岛久也的眼神很认真。尽管在物吉贞宗面前三岛久也不会去刻意掩饰感情,但是那种喜怒哀乐始终像是快速翻动的连环画,总有一些缥缈的感觉,无法定格。三岛久也很少露出这样的坚定的,令人无法移开目光的,可以珍藏在脑海深处的神情。

        物吉贞宗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但是他却认识三岛久也现在这个难得的神情。很多年前,尚没有物吉贞宗个头高的、穿着漆黑的丧服的小小的三岛久也也是带着这样的神情站在他面前,最后的血亲亡去的阴霾,在他像个小大人一样用自己的小指勾住物吉贞宗的小指的一瞬间,似乎被这个十岁出头的孩子的意志抹杀得干干净净。

        “我会拼了命地用最快的速度成长到可以继承这座本丸的程度的,我不会和小贞分开的,和小贞约好了。”

        这是三岛久也对物吉贞宗做出誓言时才会有的表情。

        “小贞?”

        “嗯……”

        “会开心吗?”

        “不那样也会很开心的……我啊……”

        “唔?”三岛久也有些困惑地歪了歪头。

        物吉贞宗抬起手来,覆上了三岛久也停在自己脸侧的手。物吉贞宗头一次见到三岛久也的时候也是这样,明明是庭院中的樱花树都开得最美的明艳季节,倒霉的小孩却因为踩到走廊上飘落着的花瓣而摔倒。那个时候碰巧路过的物吉贞宗也是这样,把手覆在小久也因为紧张和难以为情而揉搓着衣袖的小手上,带着安抚的微笑开口的。

        “你好,我叫物吉贞宗!这次带来的幸运,交给你就可以了吗?”

        物吉贞宗永远都记得小孩因为兴奋和激动而涨红了面颊的模样,小小的三岛久也睁大了眼睛,奶声奶气地问:“真的吗?”

        “当然,每天都会把幸运交给你!约好了哦?”物吉贞宗也很清楚地记得当时的自己,是这样回答的。

        所以现在也是,无论时间跨越了多远,“幸运”都是物吉贞宗对三岛久也的誓言。

        “只要可以给你带来幸运,我就会很开心!”

       
       

       

评论

热度(17)

  1. 二狗上仙大背心 转载了此文字
    棒!!为您打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