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背心

刀剑乱舞一期一振过激吹粟田口世宝短胁推婶/es红月p飒马亲妈p/码字练字,乱七八糟的咸鱼日常中(。

存梗

Lumi
*背景为苏/芬/冬/季/战/争与继/续/战/争相关.
*微CP向.双芬.其中异色芬为私设.
*题目为芬兰语的[雪]之意,来自机智的百度翻译.[虽然这个题目或许并没有什么卵用]
*国设,史向.
*提诺第一人称视角.


事实上一开始我也没有想到这个事情会变成这副模样。
十月底的时候赫/尔/辛/基的空气已经明显趋冷,风扫过街道时却还是可以撩拨起不算很久前的战争中,炸弹炸裂遗留下来的火药味儿——彻底清除掉这些让人不舒服的气味应该还需要好久,他们是战争留给这座城市的创伤,能够治愈他的只有和平的时光。
就在上午,上司派来的私人医生为我做了最后一次简单的检查,尽管只是基本的确认伤口的愈合情况,这位尽职的好先生却足足忙活了一整个早上,在几近饭点的时候才满意地长出了一口气,为我撤除了左肩上的绷带。伤口早已长好,无论是肌肉组织还是最外层可见的皮肤我都深信他们恢复到了受伤前的样子——甚至更加的结实强壮。
“我想现在应该没什么问题了,维那莫依宁先生。”他露出一个愉快可爱的笑容,“您恢复的很好,速度快得惊人。”
“那也是多亏了你尽心的治疗啦,老伙计,这是你的功劳。”
“然而您恢复的速度之快更让我为您的体质震惊。”这位好先生已经收拾好了东西紧了紧大衣,半只脚踏出了房门,“真希望芬/兰/共/和/国也能尽快摆脱战争的泥潭,像您这样迅速强壮起来。”
我报以他一个安慰性的微笑,小幅度地挥了挥手为他作别:
“会的,我们所期望的一切都会有的。”

是的,我们所期望的一切都会有的。当他深褐色大衣的下摆侧彻底底消失在虚掩的厚重木门之后,我才安心的解除了这种难受的笑容,往铺着老旧却厚重的坐垫的椅子里缩了缩,

评论

热度(2)